绝世弃少

酷炫 5月前 81



绝世弃少(书号:49038)
频道:男频
类型:都市
作者:小生吃豆腐
标签:都市爽文,热血,扮猪吃老虎,打脸,装逼

简介:

三年前,遭到亲信背叛,剥去继承者身份。

三年后,家族圈禁解除,他涅槃重生归来!噬亲仇,家族恨,岂能不报?执掌天下财权,以王者姿态碾碎一切阻碍!



点击阅读《绝世弃少》

最新回复 (1)
  • 酷炫 5月前
    引用 2
    绝世弃少

    第一章 王者序幕

    十月,细雨绵绵,天气微凉。

    金陵,郊区墓园。

    顾明犹如一个铜铸雕塑般站在墓碑前。

    淅沥沥雨水,打湿他的白色衬衫。

    烟雨朦胧,墓碑森立,百合花后面的石碑上的照片,女孩灿烂笑脸,为这片阴冷白色森林增添一抹色彩。

    “姐,三年了,我终于能来看你了。”顾明坚毅英俊脸庞写满了温柔。

    “在我五岁那年,家族了为了让我避开争端,将我送到福利院抚养。从小我体弱多病,在福利院受人欺辱,你我之间相依为命,给予我亲人温暖的。后来我长大了,该轮到我来保护你了,可是……”

    肢体已经麻木,内心寒冷让他声音颤抖,痛苦闭上眼,眼泪却混合着雨水从他眼角无声滑落。

    三年前,国外资本大举犯华,险些引发经济大萧条。

    国内各大财阀、家族唯恐引火烧身,将资产引出国外。甚至暗中与国外势力合作,大发国难财。

    顾明作为开国老元帅之孙,拒绝家族内保守派的反对声音,率领团队,与国外资本展开持续三个月经济贸易战!

    虽然此战瓦解了国外财阀的狼子野心,但也因顾明的任性致使家族损耗严重,一夜之间一无所有。

    因此顾明被剥夺掌控和继承权,并遭受家族三年‘圈禁’。

    被流放到金陵市,立下三个‘不准’。

    不准他离开金陵市,不准他过问或接手家族事宜,不准他经商或利用家族发展自身势力!

    然而历史证明,当初顾明的孤注一掷,是一个极为正确的抉择!

    贸易战结束后,家族不仅短时间内恢复元气,并且资产、权势大增,一跃成为京城第一王族。

    作为最大的功臣,顾明逐渐受到了家族重视。

    三年圈禁,今日解除!

    当初叶丹琴作为国内唯一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是顾明最大助力,也被国外势力视为眼中钉。

    当时,顾明收到了有人要暗杀姐姐的消息,于是分出大部分资源保护姐姐,本以为她可以躲过一劫,可没想到竟遭到身边最亲近之人的背叛,最终香消玉损!

    三年间,顾明被家族禁锢,无法上山祭拜姐姐,内心无时不刻不在忍受悔恨与煎熬。

    每到夜里,顾明总会梦到姐姐临死前遭受各种折磨与绝望,以及她冰凉已久的可怜面孔。

    那时候,她一定最希望弟弟能来保护自己吧。

    如鲠在喉,悲从心来,顾明痛苦的难以站立。

    我保护了所有人,唯独你。

    天公作美,阴雨渐稀,山上扫墓人也变得多了起来。

    “清场,我们马爷要祭兄弟!”

    来了一群身着黑服的打手,将周围一些祭拜的人赶走。

    起初一些人还不愿意离开,嘴里骂骂咧咧,可看着对方的仗势,也就立马怂了。

    “耳朵聋了,快点滚!”一个寸头男踢了顾明一脚骂道。

    顾明双目通红,却无比平静看着此人。

    “哎呦,哭的这么凄惨,是死了爹,还是死了妈了?”寸头男讥笑道。

    顾明置之不理,寸头男得寸进尺推了顾明一把道:“说话啊,哑巴了?”

    “请你离开,不要打扰我姐姐的清静。”顾明平静道。

    “威胁我?你他妈算老几啊!”寸头男刚要抡起拳头,被旁边的人拉住道:“马爷有吩咐,今天是祭拜兄弟,不允许滋事。”

    寸头男甩开胳膊,转身见墓碑上叶丹琴照片,吹了口哨道:“她就是你姐姐啊?这么漂亮的妞死了真是可惜了。”忽然他当场翻脸,两脚将上面贡品鲜花踢翻:“操,老子让你装聋,在老子面前装逼!”

    百合花束被踢散,混合着雨水青砺踩烂成泥。

    做完这一切,寸头男回头挑衅竖起中指:“还不滚!”

    风仿佛静止了,寸头男与顾明对视,却从顾明身上察觉到一股极致冰冷气息。

    “跪下,向我姐姐道歉。”顾明声音不含杂一丝感情。

    寸头男咽了咽吐沫,直觉告诉他此人绝非好惹,只是他哪能被一个普通年轻人给吓退了,故意嚷着大声给自己壮胆:“还他妈装呢?信不信老子把这墓碑给踹翻?”

    “你找死!”顾明彻底触怒,双拳青筋暴起,一拳头把寸头男鼻梁给砸歪了。

    寸头男大怒,刚要还手,一声呵斥道:“住手!”

    黑衣人群分开,一个穿着花裤光头男人微弯着腰,一步两阶梯走了上来。

    光头男脸上带着两刀疤,给他增添几分狰狞之色。

    “是马宏!”

    “这个小伙子太鲁莽了,打伤了马宏的人,恐怕不能了善了。”

    马宏乃是这一带数一数二地下领头人。

    本是黑道起家,后来洗白上岸,做起了生意,发展至今已经有了近十亿家业。

    尽管他已经不涉黑了,但底子摆在这儿,传闻他黑白通吃,是个狠角色。

    众人纷纷远离,唯恐被牵连。

    顾明冷冷问:“他是你的人?”

    马宏淡淡问:“没错,你想怎么样?”

    “道歉。”

    马宏回头对寸头男道:“向他道歉。”

    “啊?马爷,我……”寸头男极为不甘。

    “我说道歉。”马爷语气不可抗拒。

    寸头男不敢顶撞,只好闷头对顾明说了句‘对不起’。

    围观人一脸迷惑,马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小子,我的人已经道歉了,那你呢?”马宏终于露出了他的獠牙,却笑得异常阴冷:“你打断了我手下鼻梁骨,按照江湖规矩,我要打断你的两条腿才行!当然,两条胳膊也行。”

    顾明淡然一笑,哪怕他耗尽了资源成为了普通人,世人却又哪里知道,他乃京城第一王少,又岂能这般好惹?

    “你认为道歉就结束了吗?对我姐姐不敬者,死!”

    “哈哈哈!”马宏宛若听到了笑话,与手下仰天大笑。

    围观一些人也用怪异眼神看着顾明。

    这小伙子脑子有病吧?

    对方可是马宏,而且手下众多,就算把你宰了,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

    “看来我马宏低调太久了,人人都以为我是什么善男信女。”马宏吐口痰,骂道:“给你五分钟时间叫人,别说没给你机会。”

    “给你十分钟时间,让你选一个上好墓地。”顾明淡淡道。

    “好一个狂妄的小子,不过你也得要有狂妄的资本!”马宏面色一沉,挥手示意,头号干将阿虎从裤腰掏出一把瑞士军刀,来到顾明后面,就等马宏命令了。

    马宏当然不可能当众杀人,大多是在吓唬顾明。

    可见顾明坦然自若样子,不禁皱了眉。

    他混了几十年,还从未见过不怕死的人。

    本以为顾明是在装装样子,可刀刃架在他脖子上,他依旧从容淡然,这让马宏内心极为疑惑,也多了几分谨慎。

    莫非,此人有底牌?

    马宏混到如今这个层次,除了手段残忍,人脉广泛外,更是谨慎细微。

    扫略顾明全身,欲要从中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忽然,他目光猛然一凝,落在了顾明衬衫袖口上。

    白衬衫看似平淡无奇,可整体设计感浑然一成,尤其在袖口的金丝绣成徽章标志,尽管是惊鸿一瞥,却犹如烙铁般印在他的脑海里,在内心翻起惊涛骇浪。

    二十年前他还只是街头混子,甚至一度连饭都吃不起。

    他最大目标便是成为统治金陵长江一带横跨两省最大黑道头子陈安。

    可在某一天,他亲眼看到被神往已久长江流域最豪华夜场被两辆坦克给碾成了一堆废墟,而陈安被一个年轻男子踩在脚底下变为一具死尸。

    陈安花费几十年建造一切被弹指间覆灭!

    虽然马宏至今不知道那个年轻男人用了什么手段干的,但那个人形象以及他的一切都被深深刻在脑海里,让他几十年来小心行事,唯恐得罪这样恐怖的存在!

    马宏记得很清楚,那个年轻男人穿着与顾明一样的白色衬衫,袖口金色标志也是一般无二。

    仔细端详眼前这位年轻人,轮廓、眼神,都与二十年前那个人极为相似。

    莫非他们是父子?

    想到这儿,马宏双腿颤抖,背心紧贴在了后背,不知道是被露水打湿,还是被冷汗浸湿……马宏脑海画面不断交错,当初陈安成就与辉煌至今无人能及,可仍旧被轻而易举覆灭,更别提他了。



    点击继续阅读《绝世弃少》(书号:49038)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