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神医

酷炫 5月前 80



天命神医(书号:48030)
频道:男频
类型:都市
作者:秋天的竹笋
标签:都市生活,社会百态,家庭生活,伦理,乡村纪实

简介:

看人,医命。

鱼塘被人倒农药,青梅竹马的女友与他离奇分手,其中缘故不过一个“钱”字从中做祟。

意外得锦鲤传承,行医看命的陈北从此逆天改命,金钱美女权势不过一念之间。



点击阅读《天命神医》

最新回复 (1)
  • 酷炫 5月前
    引用 2
    天命神医

    第1章:死鱼

    清河湾,地势偏僻,穷山恶水,尽出刁民。

    陈北渐渐有了意识,耳边响起女人呜呜啼啼的哭声,缓缓地睁开眼睛,却看到哭成泪人儿似的老妈。

    “呀,小北,你总算是醒了啊。”老妈秦明兰看到儿子醒了过来,当即抹了一下眼泪,惊喜地呼叫起来。

    陈北眼神有些痴呆,怔怔地看着母亲,恍惚间,觉得这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老妈突然间变得有些陌生起来。

    秦明兰看着儿子呆呆地看着自己,心里不由“咯噔”一下,惊呼道:“小北,你怎么了?那个混账东西是不是打坏你脑子了?我是你妈啊,你不认得我了吗?”

    陈北没有理会老妈的呼叫声,而是震惊于脑海里面怎么多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脑海的虚空之中,居然有一条金色鲤鱼,眨眼摆尾,活灵活现。

    “哎呀哎呀,这下可完蛋了,我的个娃儿啊,你还没有结婚啊,你还这么小,你的脑子可不能出问题啊,呜呜呜……”

    秦明兰越想越是伤心,泪水又像断线的珍珠一般哗啦啦地淌了下来。

    老妈惨叫把陈北给惊醒了过来,顾不得去研究脑海里突然多出来的奇怪物什,张开嘴巴,有着沙哑的声音叫了声“妈”,紧接着补了一句:“我没事……”

    秦明兰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白了儿子一眼:“你可把你妈给吓坏了,你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以后你还让我和你爸怎么活啊?”

    说到心酸处,秦明兰的眸子里又淌下几滴眼泪。

    陈北感觉自己还是比较虚弱,想要坐起来,可是浑身都疼。

    高考落榜之后的陈北回到乡下清河湾,不愿意出去打工的他在村子里琢磨了两个月,最后找老妈借了两万块钱,把山上的那块公家的大鱼塘给承包了,然后又跑了十几里找人买了几篓的鱼苗,全部倒进了鱼塘里面。

    这一年来,陈北又是割草又是挑粪的,去年撒下的苗儿,今年也都有两斤重了,他琢磨着今年过年撒上一网,到时候拉到市场上一卖,少说也能赚个两三万块钱。

    随着水塘里的鱼越长越大,清河湾的那些村民们也都知道今年陈北要赚大钱,那些村民逢着陈北都要笑吟吟的夸奖一番,对他连竖大拇指,可是陈北心里清楚,这些有着天生劣根性的村民们在自己过不上好日子的时候,也都不希望别人过上好日子。

    为了安全起见,陈北特意在山上的鱼塘旁边搭了一间茅草屋,两条板凳一块门板、再加上从家里抱过来的床单被褥,就打算在这里坚持两个月,等这一塘鱼出水了再回家里去住。

    而且陈北还将自家的那条大黄狗拉过来系在草屋旁边充当警备。

    刚开始几天倒也相安无事,可是就在昨天夜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陈北睡的特别的沉,半夜的时候,猛然间一个激淋惊醒了过来,他抓起枕头下面的手电筒,穿着拖鞋便冲了出去。

    他这一出去,便听到平静的水塘里面传来“咕咕”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给丢进去,陈北心知不妙,手电筒往声音传过来的方向一照,便看到一个黑影撒丫子的朝着山上没命的跑去。

    陈北仗着对山上地势的了解,随手抄起旁边茅草屋里边上的镰刀就冲了过去。

    可是他低估了那个黑衣人,那家伙对这里更加的熟悉,陈北追进山林里面,便跟丢了。

    山林里面黑漆漆、静悄悄的,他拿着手电筒找了一阵,什么也没有看到,心中还是牵挂着鱼塘里的鱼,折返就要回去。

    结果他正要折返回去的时候,就被人从后面敲了闷棍,晕了过去,等他醒过来,就听到老妈的哭泣声,而且脑海里面还多了一条奇怪的金色鲤鱼。

    “妈,鱼怎么样?”陈北问道,头上还有些疼,尽管脑子里面多了一点儿东西,但是现在他没有闲情去研究。

    “还能怎么样啊?都死了啊,不知道被哪个挨千刀的倒了三瓶甲胺磷,三瓶啊,就你那鱼塘,你觉得还能有活的吗?”

    一提到这事儿,秦明兰就忍不住咒骂起来,“我早就给你说过,咱们没有那个命,本本份份的在家里种点儿地赚点儿钱不是挺好的吗?你就爱去折腾,两万块钱亏了不说,你还挨了一闷棍,要落下什么后遗症,将来可怎么办啊?难道你还指望我和你爸养活你一辈子的啊。”

    “妈,你放心吧,我没事。”陈北摇了摇头,虽然有些昏,但问题不是很大,“我有七月了,你也别担心我讨不到媳妇。”

    “哼,就你这德行,现在也就七月看得来你,我告诉你啊,你要好好地待七月,七月是个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姑娘,七里八乡的不知道有多少人到她家里去说媒呢,人家七月对你一片真心,不嫌咱们穷,明白吗?”秦明兰敦敦教诲着。

    “妈,你放心吧,我会好好待七月的。”陈北脸上浮出了一缕微笑。

    现在这种时候,也就只有想到七月才能心里舒畅一些,突然间,他的心里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我都遭了这么大的事儿,七月怎么会不在身边呢?

    换着以前七月早就在旁边哭的跟泪人儿似的了。

    “爸呢?”陈北扭头看了看问道。

    “在你的那个鱼塘呢,不知道在搞些什么。”秦明兰关切地看着儿子,“得亏你爸早上上山看你,发现大黄给毒死了,他发现情况不对,到处找你,总算在山里找到了你,可把他给吓坏了啊,背着你就冲下山,找村里的胡大夫给你看了一下,他说你没什么大碍,我们这才放下心来。”

    “大黄死了?”陈北心里一阵难过。

    大黄是在他们家生活了四五年的大黄狗,这么多年都忠心耿耿地守候着他们家里家外的每一寸土地。

    正说话间,老爹陈建国拖着疲惫的身体走了进来,看着床上的儿子问道:“小北醒了?你没事吧?”

    陈北摇头说没事,着急地询问山上的情况。

    “鱼都死光了。”陈建国长叹一声,叼了根烟在嘴巴里,“那塘里肯定不能再养鱼了。”

    秦明兰叫道:“两万块全部砸进去了,颗粒无收啊,陈北,你也别念着再在山上养鱼什么的了,等过了年,明年好生的出去打工,咱们这穷山沟沟里,哪里能捞得到钱?人家七月都给你说几回要和你一块儿出去打工,你就是不听,现在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陈北心里难受。

    青梅竹马的柳七月有个在深市工厂里做主管的舅舅,两人高考同时落榜回家之后,柳七月就劝陈北一块儿南下深市打工,可是陈北认为打工挣不了几个钱,还不如趁着现在年轻好好的闯一闯。

    柳七月也听话,乖乖的陪着陈北在清河湾里,平时就在家里帮父母做家务,有多余的时间就过来陪陈北看鱼塘,过的平静、欢快而又饱和,只等再过个两年,陈北达到法定结婚年龄了,两个人就去民政局把证给领了。

    “小北刚醒,你就不能说两句好听点儿的。”陈建国瞪了自家女人一眼,“一天到晚就只知道钱钱钱,你掉钱眼里去了吗?”

    秦明兰本就是那种强势的女人,管着家里的钱袋子,日子过的紧巴巴的,这次儿子亏了两万块钱不说,还被人把儿子给打昏了,心里面本就有一肚子的委屈,结果自家男人不仅不安慰,反过来还吼她两句,这一下顿时就让秦明兰有些受不住了。

    “陈建国,你讲不讲道理啊?”秦明兰抬头瞪着男人喝道,“我是掉钱眼里了,你说的好像你很有钱似的,你自己有几分钱你还不清楚吗?两万块钱不是钱啊?难道你还打算让陈北再来折腾?行啊,要折腾可以,你拿钱啊,你们休想从我手里拿一分钱出来!”

    陈建国道:“家里的钱都是你一个人挣的啊,秦明兰,你本事未免也太大了吧?你有本事你自个儿去挣啊,收谷的时候不要指望我来扛,栽秧的时候你不要指望我来挑,你那么大本事,你自个儿去弄,一说好像自己本事挺大的。”

    一旁的陈北见两老越吵声音越大,老妈还没有松口的意思,心里本就不舒服,这时被他们一吵,心里更烦,猛地一下坐床上坐了起来,大吼一声:“你们吵够了没有?”

    也是陈北猛然间的情绪激动,脑海里一股钻心般的疼痛传了过来,陈北“啊”的一声惨叫,直挺挺的倒在了床上。



    点击继续阅读《天命神医》(书号:4803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