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眷恋

酷炫 2月前 11



最后的眷恋(书号:46743)
频道:女频
类型:现言
作者:维他命C
标签:虐恋,世家,豪门,重生,

简介:刚出生被偷,18岁被找回重回叶家。22岁因为一张叶父的股权分配单,被养女叶轻灵烧死在母亲的生日会上。若隐忍不能自保,那不忍也罢。重活一世,叶轻清发誓,曾经被夺走的一切,都要原样还回!

点击阅读《最后的眷恋》

最新回复 (1)
  • 酷炫 2月前
    引用 2
    最后的眷恋

    第1章 同归于尽

    叶清轻手里端着一杯红酒,小心翼翼的坐在人群后面。

    前方是华美的舞台,红色的长毯一路从楼梯铺到门口,无数身着优雅礼服的贵妇跟小姐行走在上面,面带微笑的交谈。穿着黑色马甲的侍者在人群中穿梭。

    这明亮美好的一幕,跟叶清轻关系不大。

    她今年已经快要三十岁了,这是她母亲刘佳原的五十二岁生日宴会。

    叶清轻身上穿着一件灰扑扑的礼服,即使脸上带着和善的微笑,也没有几个人上前搭话。而不远处,一个面容远不如叶清轻的年轻女人,却在游刃有余的谈笑风生。

    叶清轻抓紧了自己的裙摆。

    那个女人叫叶清灵,是她的……妹妹。

    叶家是A城中的名门大户,二十九年前的一个冬天,叶清轻在全家人的祝福中出生,但是她还没有来得及享受一个富家小姐该有的待遇,就被她父亲叶宁叛变的下属掳走并抛弃了——后来她被一户贫困人家收养,直到二十二岁,才被叶家找回去。

    她一直渴望着的亲情,却根本就不是她想的那个样子。

    在她失踪后,叶家父母曾经多出寻找过她,后来刘佳原因为过度担心患上了心律不齐,一度晕厥,叶宁就从孤儿院收养了一个小女孩——也就是她现在所谓的妹妹,叶清灵。

    二十二岁的叶清轻回到了叶家,却自卑的发现,自己只是一个动作粗俗、不堪入目的女人,反观叶清灵,长久的富家小姐生活,将她原本清秀的面目衬托的更加有气质。

    两个人之间就像是被施加了什么魔咒,即使叶清灵被认了回去,命运也依然没有旋转——叶清灵高贵典雅,叶清轻却频繁丢脸,久而久之她成了圈子中的一个笑话,人人都知道,叶家失踪多年的大小姐,是个连礼仪都不懂的女人。

    如今叶清轻已经快要三十岁,在叶家活得依然像是个隐形人。

    她深吸一口气,慢慢的朝着刘佳原的方向走了过去。

    已经五十多的女人保养得当,一张脸上连点皱纹都看不到,正背对着她跟一个富家小姐说笑。就在叶清轻即将到达她身边的时候,一只手臂忽然挡在了她的面前。

    叶清轻一顿,抬头就看见了叶清灵笑意隐隐的脸:“姐姐,妈妈在谈事情,你有什么事儿就跟我说吧。”

    叶清轻局促的抓住了衣摆,她的自卑让她连大声说话都不敢:“我之前……学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钢琴,我想要给妈妈……弹奏一曲,做生日礼物。”

    叶清灵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她抿了一口酒,笑道:“这点小事儿,姐姐你不用去麻烦妈妈了,我去给你安排吧。”

    叶清轻感激的笑了笑,刚想要转身离开,叶清灵却忽然抓住了她的手臂:“姐姐,你先去换件衣服吧,这件衣服太老套了。”

    叶清轻愣了一下,顺从的点了点头,然后上了二楼。她叹了一口气,从衣柜中拿出了家一件色泽鲜亮的礼服,把身上的那套换了下来。

    就在这时候,她忽然听到门锁落下的声音。

    叶清轻心头多了一点不好的预感,急忙想要开门出去,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门锁竟然被从门外反锁上了,她抬手用力的拍了拍门:“谁啊?!开一下门可以么?!”

    门外传来一声冷笑:“别敲了。”

    叶清轻浑身发冷。

    是叶轻灵的声音:“垃圾,活这么大一点脑子都没有,爸爸为什么会想要把大部分股份给你呢?!”

    叶清轻没有说话,眼神儿有些茫然,爸爸……想要把大部分股份给她?她怎么不知道?

    叶清灵怨毒的声音响了起来:“去死吧,你根本就不配活着!”

    叶清轻还没有来得及说些什么,就听见了叶清灵踩着高跟鞋离开的声音,随后是她的一声尖叫:“快来人啊!二楼着火了!”

    叶清轻不敢置信的后退了一步,滚滚的浓烟不知不觉中已经从门缝中涌了进来,她下意识的想要去开窗户,却绝望的发现叶清灵早就已经把窗户锁上了,外边人声嘈杂,却迟迟没有人冲进来救她,叶清轻眼泪一颗颗的洒落在脸上,她难受的跪了下来,呼吸已经快要断绝了——

    听说人死的时候会有走马灯,但是叶清轻并没有大量的记忆,她闭上眼睛,脑海中想的全都是十八岁时候的自己,那时候她还在为了生计奔波,完全没有想到,二十二岁的自己,会变成了叶家的大小姐,最后沦落到被熏死的地步……

    叶清轻感觉自己喉咙中像是塞进了什么的东西,她难受的咳嗽了几声,痛苦的睁开了眼睛。

    她有些迷茫的看着周围,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身体还难得厉害,她现在躺在一张破旧的小床上,只容得下一张床一张桌子的小房间破烂不堪,但是却异常整洁,散发着一种洗衣液的清香。

    叶清轻张开了嘴,一低头看见了自己的手。

    粗糙的像是五十岁的老人。

    她还没有来得及多想,就有人轻轻敲了敲她的房门:“青青?醒了么?”

    叶清轻下意识的应了一声,眼泪却不由自主的留了下来。这是她还没有被叶家认回去的时候的家!外面敲门的那个声音,是她的养母张芹。

    她擦了把眼泪,踉跄着站了起来,抬头看了看日历,现在是她刚过十八岁生日的那几天——她记得很清楚,十八岁生日过后,她生了一场大病,身体虚弱,甚至口不能言。

    叶清轻打开了门,看见了张芹疲惫的脸:“青青,你爸爸让你去给隔壁李阿姨家送吃的……”

    叶清轻呆愣的应了一声,一边穿好拖鞋,一边去了厨房。

    这时候她还不叫叶清轻,这对没文化的养父母,给她取了一个粗糙的‘青青’。叶清轻一边往保温桶中添饭,一边沉思。

    她真的……回到了十八岁那年。

    叶轻灵的声音好像是幻觉,但是叶清轻很清楚,是那个女人亲手杀了她——她一定会报仇的!

    是老天让她重新活了过来!

    叶清轻死死的扣住了牙。既然重来一次,她就不会再让命运摆布她!

    “青青啊,动作快一点。”张芹叹气道:“我知道你身体难受,但是妈妈真的不想要去见那对母女……”

    叶清轻沉默不语。

    先不说叶家,她现在的情况就是个大麻烦。

    说起来也是恶心至极,她父亲叶丰收,是个底层的工人,没有什么大本事,却干出了一件让人作呕的事情——对门有户人家,是个寡妇,带着一个年级跟她差不多大的女儿,叫李倩,母女两个名声一直都不好,一来二去竟然跟叶丰收搭上了伙,叶丰收不但常年不归,还经常回来家暴叶清轻跟张芹,母女两个苦不堪言,甚至还要被逼着给对门的人家送东西。

    张芹一个农村妇女,能够生活在城市中,自然是低三下四,根本不懂什么叫反抗,那时候的叶清轻也没有见过世面,一度被李倩当成了奴隶。

    但是现在……

    叶清轻转身问道:“妈,我爸现在出去干活了是吧?”

    张芹点了点头,看向叶清轻的眼神儿有些疑惑。她记忆中的女儿,从来都是用刘海儿遮住一大半眼睛,整个人阴暗又低沉,现在虽然身体虚弱,但是腰背挺直,竟然像是个正儿八经的大小姐。

    叶清轻点了点头,将汤跟饭盛在了保温桶中,出了门。

    她敲了敲对面的防盗门,过去了将近四五分钟,才有人一边开门一边不耐烦道:“有病啊你!敲什么敲?!”

    开门的正是李倩,身上穿着一件廉价的黑裙子,一睁眼看见叶清轻,抬手就扇了她一巴掌:“让你敲!”

    叶清轻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

    李倩早就已经习惯了,过去的叶青青也早就习惯了——但是她叶清轻,一点都不习惯!

    叶清轻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一把掀开保温桶,对着李倩的脑袋就泼了下去!李倩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猝不及防的捂住自己的脸,然后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叶清轻伸手掐住她的脸,低下头来,过长的刘海儿遮住了她的眼睛:“你给我听好了,以后见到我最好绕到走……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活成这个窝囊样子也够了——”

    她一字一顿道:“大不了大家同归于尽!”

    李倩被她吓的就屁滚尿流,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颤抖着捂住了自己的脸,生怕自己毁容。叶清轻冷笑一声,提着保温桶转身走了回去,然后哐当一声甩上了铁门。

    张芹站在厨房门口,一张布满皱纹的脸上全都是恐惧:“青青……刚才是什么声音?”

    叶清轻摇了摇头,一言不发,回到了自己的卧室,然后关上了门。

    汤是她亲手盛的,她知道温度,也有分寸,不会烫伤,最多也就是红肿个一两天。

    她眼中骤然闪过一丝狠厉。



    点击继续阅读《最后的眷恋》(书号:46743)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