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往秦深

酷炫 2月前 8



一往秦深(书号:46818)
频道:女频
类型:现言
作者:冷暖自知
标签:虐恋,暧昧,总裁,阔少,

简介:生日聚会大冒险?势在必得答应!然而……身处险境,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是谁?莫名其妙的愤怒又是什么鬼?竟然带她孤男寡女进了房间?拜托,先生,小女子不仅不认识你,还是名花有主好吗?什么?未婚夫被踹?她被迫天天见到他?好吧……可是……怎么慢慢就习惯了危险时候他的到来?怎么会开始期待幻想与他的未来?在这场博弈中,她的心却逐渐沦落……当真相一点点揭开的时候,她是选择投入他的怀抱,还是转身离开?

点击阅读《一往秦深》

最新回复 (1)
  • 酷炫 2月前
    引用 2
    一往秦深

    第一章 注意一点

    是夜,倾盆大雨从天空中落下来,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滴滴答答砸向地面。

    秦珂雨满脸疲惫地将车子倒入车库中,停稳之后,这才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啊,姐夫,慢……慢一点,太快了……”

    女人的娇喘透过雨声传过来,混合在一起,此起彼伏。

    正准备走,却见旁边停着的谢朗的车子正摇晃个不停,呻吟不绝于耳。

    很明显,里面的人正在做着某些不可描述之事。

    秦珂雨的脸色没有碰到的变化,淡淡的瞥了一眼,漫不经心地双手交叉环胸,就这么站定着,没有再挪动脚步。

    毫不忌讳的声音一阵阵敲击着她的耳朵,她有些恶心地皱了皱眉头,下一刻,却又平静如常,一点儿也不在意的模样。

    不一会儿,车子停止了晃动,淫靡的声音也不再响起。

    似乎是结束了战局。

    秦珂雨淡定地走过去,敲了敲车窗玻璃。

    与此同时,车厢内灯光亮了起来。

    交缠结束了的男女正穿着衣服,听见声响,视线一同朝那里看了过去。

    女人睁大了眼睛,满脸的惊恐,抓着来不及穿戴整齐的衣服护在自己的身体上。

    反观谢朗,却是一脸的无所谓,斜斜睨了她一眼,唇边溢出一抹嘲弄,丝毫不在意的模样,随后点燃了一支烟。

    秦珂雨淡淡一笑,漫不经心开口道:“麻烦你们注意一些,毕竟这种事情要是被佣人看到就不好了。起码,把车窗拉上。”

    一番话,无论是态度还是言辞,都仿佛无她无关似的。

    烟雾缭绕中,女人眼眶通红,哭的梨花带雨,“姐姐,对……对不起……”

    谢朗看了身旁的女人一眼,掐灭了烟,转向秦珂雨的目光很冷,声音淡漠道:“我的事情,什么时候有你说话的份儿了?”

    秦珂雨耸了耸肩膀,神色没有任何的变化,勾唇笑道,“我只是在替我亲爱的妹妹考虑她的声誉问题而已。”

    她同父异母的妹妹——秦珂晴,也就是车内那个神情如同小兔子受惊了一般的女人。

    秦珂晴上齿轻轻咬着下唇,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泪眼朦胧,明明做出这种事情的是她,可这样看起来,却好似她才是那个委屈的受害者一般。

    “姐姐,我和姐夫是真心相爱的,虽然对不起你,可……可是我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啊……”

    一边说着,眼泪一边“簌簌”的落下来,却又做出强忍的样子。

    惹人怜惜的姿态。

    “对不起,姐姐,求你原谅我,我……我真的很爱姐夫……”

    语罢,抽吸着鼻子,定定看了身旁男人一眼,满是爱慕。

    秦珂雨淡笑一声,挑了挑眉头,不甚在意地打断道:“无所谓,既然妹妹这么喜欢,就拿去好了。反正,我和他的婚约,也不过是骗大众的幌子而罢了,有何不可呢。”

    秦珂晴是她的妹妹,谢朗是她的未婚夫。这两个人背着她搞在了一起,她却一点儿感觉也没有。

    本就对这个男人没有任何感情可言。

    哦,不,还是有感觉的——满满的恶心。

    她嫌脏。

    “真是想不到,秦家大小姐原来这么大度吗?”谢朗冷笑着,眸色猛的一凝,嘲讽道,“还是说,秦大小姐早就已经见惯了这些欢爱场面,所以丝毫不介意,更不知道避讳?”

    面对这样的口气,秦珂雨压根儿没有什么反应,就如同眼前这一男一女只是两个陌生人一样。

    她伸出手,将左侧的头发拢到耳后,抬起头来的时候笑的自然,“我只是碰巧在车库看到,好心过来提醒你们,似乎我并没有做错什么吧?君子坦荡荡,又有什么需要介意和避讳的呢?”

    月亮从黑压压的云层中探出脑袋,撒下点点光明。

    谢朗对上那般笑脸,有片刻的失神。

    “况且,我并没有打扰到你们,我可是在旁边等到你们结束了,才过来的。”秦珂雨挑眉打量了二人一番,“已经差不多穿戴好了的,也没有看到什么不该看的。”

    谢朗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紧了紧,却是没有被人发现。

    他真是厌恶死这个女人的这幅样子,明摆着是为了谢家的钱,竟一点不隐藏,也对其他的什么不表现出任何兴趣。

    目的直接且明确地让人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秦珂雨耸了耸肩,慵懒地抬起眼皮,对二人一笑,“既然你们不觉得不好,我当然没有理由再说什么。那我先走了,你们继续。”

    语罢,转身,打开伞,步入夜幕之中,朝大门走去。

    谢朗微微眯着双眸,目光锁在离去女人的背影上,神情莫测。

    回到卧室,秦珂雨背靠着门,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脸色没有了刚刚的淡然,反而充满疲惫的色彩。

    只有在一个人的时候,她才会卸下伪装。

    勾唇,苦笑。

    好累。

    ……

    夜已深,周围一切静悄悄的。

    “砰——”

    秦珂雨的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猛的撞了开来,巨大的响声立马就把她吵醒了。

    她心中一紧,不自觉捏了捏被子。

    深吸一口气,起身,顺着月光看去。

    不是别人,正是谢朗。

    只见他脸颊微醺,走路有几分踉跄,巨大的酒气扑鼻而来。

    他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床上的秦珂雨,一闪而过的锐利。

    秦珂雨松了一口气,从床上走下来,过去开了灯。

    看着浑身酒味的谢朗,皱了皱眉头,“谢先生,你这是走错房间了吧?”

    谢朗没有回答,目光依旧一动不动地看着面前的女人,落在裸露的肩颈上,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

    秦珂雨捂住鼻子,“喝酒醉,撒酒疯?那我当回好人帮你去喊佣人来。”

    话音落下,她就准备朝外走去。

    她可不想把房间让给别人,特别是这个男人。

    况且,浓烈的酒味难闻死了。

    只是,她才刚转身,谢朗便拽住了她的手,生生往怀中一拉。

    猝不及防的她就这么跌倒在了他的怀中。

    周身一片灼热,男性气息与酒味混杂在一起,着实令人不舒服。

    “喂,你……”

    秦珂雨揉了揉撞疼了的脑袋,抬起眼眸,正好对上谢朗深不见底的目光。

    一切好似突然安静了下来。

    像是有着某些致命吸引力一般,谢朗情不自禁地俯身,想要吻上去。

    “你干什么?”秦珂雨皱着眉头,用力地一把将人给推了开,退出那个怀抱。

    谢朗也不多说话,反身将她压在了墙上,呼吸越来越急促。

    意识到不对劲,以及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秦珂雨冷了冷神色,咬紧了牙关,“谢朗,你清楚你现在在做什么吗?”

    谢朗眯起眼睛,“你是我的未婚妻,有什么不可以?”

    声音不同于平常的冷漠,反而多了几分戏虐。

    秦珂雨轻哼了一声,“你我都知道,我们的婚约,根本没有半点的感情可言。”

    “那又怎么样?”谢朗捏住她的下巴,声音冷咧,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我只知道,我现在要做的事情,理所应当,名正言顺!”

    说着,便伸手从衣服下面探进去。

    秦珂雨眸色一凝,反应很快地抓住了他的手腕。

    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她的态度也很坚决。

    ……

    “以后再喝醉了,认清楚,我这里可不是你能随便撒酒疯的地方!”

    秦珂雨拍了拍手,潇洒地关上了房门。



    点击继续阅读《一往秦深》(书号:46818)

返回
发新帖